《师父》爆火背后:一段鲜为人知的跨国功夫传承

先是一段很有味道的真人电影预告,让不少人注意到了Sifu这个带着粤语味道的名字。一段游戏预告片里有板有眼的武打片段,和过去那些为人熟知的功夫电影如出一辙。

随后当大家发现实机游戏也像预告片描绘的那样硬桥硬马,而且游戏还是出自一个法国的小团队,这种“逆向文化传播”的反差,进一步给游戏叠上了一些好感标签。

在近期基本没有其他大作的时段,《师父》这款体量不大的游戏显得格外引人注目:过硬的动作游戏素质,像成龙电影一样“随手抄个家伙开打”的熟悉观感,戳中了一些喜欢武打题材的玩家;而功夫元素之外,游戏里也不乏中国文化相关的细节、彩蛋。尽管碍于体量体现得不是特别充分,但至少让人们感觉到了“这群法国人懂点东西”,而非单纯站在外部视角硬做中国题材。

那么,《师父》的团队Slocap,是怎么想到要做一款中国功夫题材的游戏的?一群法国开发者又是怎么跨越文化障碍,把其中一些元素做得这么地道的?

扒了一遍Sloclap的团队构成、和《师父》背后的一些开发故事之后,我找到了一些有趣的答案。

《师父》不是Sloclap的第一款游戏,不过这个成立于2015年的法国小团队此前确实在动作游戏里有些积累。

在官网页面,你能看到一些Sloclap的基础介绍,看起来和一些欧洲常见的中小规模的工作室并无二致:一些从欧美大厂出来创业的行业老兵担任创始人,一群对自创IP颇具热情、身着自家文化衫/服饰的开发者……

2017年的时候,他们发布了《Absolver》(赦免者),这是一款支持在线的对战为主要玩法。游戏先后登录PC、PS4和Xbox平台,收获了30万的总销量。

同样地,和那些中小团队的第一款成功作品类似,《Absolver》也属于那种美术风格上比较有辨识度,带着小团队产出的鲜明烙印,整体评价不错的游戏。

在构思下一款产品的时候,他们打算做一款更注重单人战斗体验的游戏。构思过程中,李小龙的电影《Fist of Fury 》和《Enter the Dragon》,以及成龙电影里那些滑稽搞笑的打斗场面都给了他们启发。

从Sloclap发布在PlayStation的官方博客里,我们能反推出一些当时的设计思考。

比如他们希望创造独特的武打体验,因此参考了大量的功夫电影。在Sloclap的设想里:玩家就像功夫片里的主角那样,在并不宽阔的室内空间闪转腾挪、以一敌多,并且充分利用身边的一切道具迎战。

表现手法上,《师父》打算结合“干净利落的动作和身临其境的取景”,以及足够还原的武学动作,来再现经典功夫电影里近身肉搏的情形。通过这些,团队希望玩家能有一种循序渐进的体验——通过反复磨炼提升操作和技巧,感受自己的角色成为功夫大师的过程。游戏的核心体验在于玩家的以寡敌众,但同时也要在被围攻的威胁和退敌的收获之间做好平衡。

就这样,这个做成了自己第一款动作游戏的法国团队,开始尝试开发一款中国功夫题材的产品。

有了第一款动作游戏的成功,Sloclap的第二款动作游戏当然不会是无源之水。一些做《Absolver》时候积累的动作系统搭建、手感等经验,也自然而然地传承到了《师父》上。

“《Absolver》刚上线时候的定位有点不清晰……我的很多朋友,都是冲着一款武术要素的动作RPG来的,但是发现《Absolver》的终局玩法还是以1V1的动作对战为主。”PC Gamer的编辑Natalie Clayton在《师父》的评测中这样形容,“《Absolver》的战斗系统主要在于组建一套专属于你自己的武术Build,而《师父》则是在于学会并精通(单一的)一种流派。”

上线一年多之后,《Absolver》的更新加入了随机生成的地下城生成等内容,作为Sloclap游戏的玩家,Natalie表示她很乐于看到风格相近的设计也顺承到了《师父》当中。

接受PC Gamer采访的时候,Sloclap的CEO、《师父》的执行制作人Pierre Tarno也分享了一些“从第一款游戏到第二款游戏”的理念。

担任《师父》创意总监的Jordan Layani和其他几位开发者,业余时间一直在巴黎的一所武馆学习白眉拳,白眉拳看重的“移动”和“速度”,成为了《师父》的一部分灵感。按照Jordan的说法,白眉拳展现的爆发力,对应上了他构思的“一个有关复仇的故事”。后续的设计当中,Sloclap也把这种中国武学的特色和自己的动作游戏开发基础结合了起来。

媒体和玩家给出的好评里,很多都提到了《师父》有接近真实的手感、扎实到位的动作以及经得起推敲的招式。游戏里这数百个分解的招式动作,正是来自同一位动捕演员——Jordan在武馆的师父Benjamin Colussi。

《师父》官方发布过一些关于游戏动作设计的视频,这些视频里你能看到不少《师父》动作风格的来源:Benjamin曾在广东佛山跟随白眉拳传人刘伟新练习多年,随后又把自己师父的功夫和传承带回了法国。

迅速凌厉的白眉拳,被拆解成了众多的细分动作,放到了《师父》当中供玩家组合使用,就像前作《Absolver》那样可以自由搭配。

《师父》官方发布的幕后花絮,记录了Benjamin 参与游戏动作捕捉的种种。

为了更贴近武打场面的真实,创意总监Jordan放弃了很多看起来可能会更酷炫的动作,Benjamin则根据游戏需要在一些细微之处略作改良。就这样,《师父》的功夫战斗风格逐渐形成。

虽然《师父》不是一个大体量的产品,但是在Sloclap看来,做一款中国功夫题材的动作游戏,也不能只是“有功夫元素”而已。他们也打算在战斗系统之外的其他地方展现一些文化要素。

在这一点上,Benjamin Colussi多年前不远万里从法国跑到佛山拜师,而后又把佛山白眉拳武馆开到巴黎的经历,对《师父》的细节设计上起到了不小的帮助。

接受欧洲时报视频采访时,Benjamin Colussi回忆起自己前往佛山拜师学习白眉拳的曲折经历。

在个人网站上,Benjamin也记录了一些他与功夫结缘的过程:Benjamin年轻时对中国功夫颇为向往,也先后接触过螳螂拳、太极拳等,而后他发现白眉拳快准狠的风格是自己心之所向,并来到佛山拜师学艺。

起初白眉拳的传人刘伟新本着“传内不传外”的想法,对“收一个老外为徒”有所顾虑,这也是前面那段质问的由来。

不过最终Benjamin的诚意还是打动了刘伟新,刘伟新倾囊相授,Benjamin学有所成,也得到了师父的认可,允许他在法国开设武馆,把佛山白眉拳带向世界。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看到游戏里用到了拼音的“Wuguan,而非其他的英文单词。

就像传统意义上的武学师父那样,在传授功夫之外,也向弟子们讲授武德——“打架不浪漫,习武之人有道不凌人”。《师父》游戏当中有在最终关头放过对手的选项,乃至武德结局,也正是由此而来。

Benjamin除了担任武术指导给《师父》整体的动作定下基调、上阵录制动作捕捉,还有对文化背景的把控。他帮Sloclap把关了诸如庭院风水,武馆内部布局等一系列细节。把他在佛山学到的种种功夫内外的文化,带进了《师父》这款游戏里。

比如舞狮也是佛山标志性的文化符号,在当地往往和练武丝丝缕缕的关系,Benjamin在正式拜师修习白眉拳也是从舞狮开始的。回到巴黎后,他甚至在当地创办了舞狮队,活跃在很多场合。游戏里像这样藏在细节里的元素还有不少。

Benjamin个人网站的很多分区里,你都能看到他展示自己师父的信息,以及在中国了解到的种种武学元素。他开设在巴黎的武馆布局、装饰,和佛山的大同小异,走进这里如果不是看到一群外国人,人们大概不会以为这是在法国。

他在武馆供奉着本派的祖师爷,并且坚持每天上香,如此种种,就和国内重道的习武人士毫无二致。

Benjamin来到中国拜师习武,并且把学到的拳法带回法国,以自己师父的名号开办了武馆。Sloclap的Jordan来这里学习拳法,又请自己的师父Benjamin合作完成了《师父》的开发。

就这样,《师父》在几位师父、弟子的传承之间逐步完善;Sloclap的第二款动作游戏,也在此前的基础上再上了一个台阶。

多年前,Benjamin拜师习武的时候,一定不会想到,自己曾经的这段经历会助力一款功夫题材游戏的开发,并且让自己经由中国之旅学到的功夫,通过一款游戏的展现,再一次传回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