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出来的长兴“百叶龙”

百叶龙,长兴县民间艺术的一朵奇葩,由朵朵荷花拼接而成。表演时,融舞龙与舞蹈于一体,以祈“国泰民安、五谷丰登”。

“百叶龙”曾经四进北京城,二进,获得文化部举办的群众文化比赛最高荣誉“群星奖”等多项大奖,近年来,舞到汉城、舞到奥克兰、舞到巴黎……距今已有100多年历史的百叶龙,何以有如此旺盛的生命力?长兴县委书记刘国富说:“顺应潮流,立足创新,艺术魅力就会历久弥新”。

百叶龙源于我县林城镇天平村一带的一个优美民间故事。相传很久以前,天平村里有个荷花塘,每到夏天,碧绿的荷叶和粉红的荷花都会覆盖整个池塘。池塘边住了两户人家,一家有个儿子叫百叶,另一家有个女儿叫荷花。两人青梅竹马,长大后结为夫妻。婚后,荷花生下一个儿子,发现他的腋下有龙鳞,人们都说是龙种。这可气坏了村里的族长,于是,他杀死百叶,抢走荷花,还举刀砍向孩子,谁知,孩子竟然化作一条小龙腾空而起。

小龙湮怨报德,眷恋着生养的地方,每逢干旱就来降云播雨,助佑这一带人寿年丰,天平村年年五谷丰登。村民为表达对小龙的愧疚和感激,就从池塘中采来荷花,精心制作了一条花龙,取其父名。“百叶龙”以荷叶为云,荷花为身,当龙隐于荷花池内未现龙形前,祥云朵朵,荷花满池,彩蝶纷飞,给人一种欢快喜悦之情,刹那间,在狂风大作和惊雷震憾中,满池荷花“变”作蛟龙,从池中骤然跃起,翻腾飞舞。

《百叶龙舞》是在流传长兴160多年的民间舞蹈《花龙灯》基础上发展而成的,影响范围一直局限在其发源地——林城镇天平村。一直以来,“百叶龙”只停留在民间运作,村民自发组织舞龙,家家户户筹份子扎龙,舞蹈编排也只由农民自己创造。舞龙农民“传子不传女、传内不传外”的体内循环,以及完全松散型的组织和无规律的训练,给其发展创新埋下隐忧。由于战乱,到了1949年,制作方法已基本失传。1950年冬天,作为传人的王长根,带领一些青年农民对“百叶龙”进行挖掘,花了两个月时间,扎出了新中国第一条百叶龙。拼凑龙头、龙身的荷花灯用竹条扎成,外糊萱纸;龙尾采用蝙蝠灯;伴舞者手拿的是花瓶。表演时,一律走大散步,配锣鼓烘托气氛。

虽道具简单、粗糙,但百叶龙终于获得了新生。全村人奔走相告、欢喜雀跃。解放后第一次舞龙,由于围观群众太多,小小的晒谷场容不下飞腾的龙,王长根干脆把队伍拉到田畈里表演。而后每逢过年或庙会,天平村都会到邻乡邻村去演出。

1956年,省有关文艺专家携民间音乐舞蹈挖掘工作组到长兴,看了百叶龙表演后赞不绝口,称其是民间艺术瑰宝。他们立即进行再创作:荷花灯改成钢丝扎、布拼,龙尾改用蝴蝶灯,从而使工艺制作更精湛,更富江南水乡韵味。后来在浙江省群众艺术馆的协助下,当地村民积极拜师学艺,对百叶龙在保持原貌的基础上进行挖掘、加工、创新和改编。

1957年,百叶龙参加了浙江省第二届民间音乐舞蹈汇演,荣获一等奖,作为省推选节目“舞”进了,参加全国第二届民间音乐舞蹈汇演,并一举成名,获得了特别奖。百叶龙最大的特点是“变”。起先是荷叶衬托着荷花,蝴蝶在丛中翩翩起舞,随着剧情的发展,一转眼,荷花便组成了一条龙,而原来的蝴蝶则化成刚劲有力的龙尾。当时的许多观看了表演无不为之倾倒,接见了全体队员,舞龙队队长王长根还荣获刻有“周恩来赠”的钢笔,至今还保留着。后来,王任重还传达了毛主席的话:“多扎两条百叶龙,到广场演出去”。当时舞龙尾的谈春根曾告说,汇演结束后,各省、市、自治区的送演节目轮流到北京各大剧院表演,整整16天,惟有百叶龙天天上台演出。

改革开放后,百叶龙获得了蓬勃发展。说起百叶龙这朵熠熠生辉的艺术奇葩,人们不会不提起百叶龙舞的主要创作人员,省民间舞蹈艺术家、曾担任县人才咨询专家委员会委员,现已谢世的池文海先生。自1977年池先生接受进一步挖掘、加工、整理、创排百叶龙的任务起,几十年来,他与百叶龙相随相伴相知了后半生。池先生等民间艺术家对百叶龙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道具上,荷叶代替了花瓶;伴奏上,采用了以江南田歌为主要基调的舞曲;动作上,伴舞的或走云步,或走小台步,舞龙的则走小碎步,或直躺舞龙,或摇船舞龙。长蛇阵、剪刀阵、前后插花,游龙、盘龙、逗龙,丰富的表演形式,把龙的神态表现得行云流水、灵性诗意。

1980年,百叶龙二度进京表演,大获成功,演出过程中得到了观众雷鸣般的掌声。文化部负责演出的同志说,在北京看舞蹈演出,中间鼓掌是不大可能的,而百叶龙做到了。一时间,全国各大媒体竞相采访,演出结束后,舞龙队员被留下近一个月,帮助完成艺术记录片《泥土的芬芳》的拍摄工作。

百叶龙名声更大了。每逢重大节日,江浙沪的许多地方都邀请它表演助兴。1997年,在湖州市举行的一次晚会上,对广场文化不屑一顾的上海电视台导演要求百叶龙给某歌舞节目伴舞,结果被其精湛的表演折服,回去后邀请百叶龙参加上海国际电影节闭幕式演出。近十年来,杭州、宁波、温州、南京、合肥……长兴百叶龙游遍大江南北,参加的庆典、赛事活动达300多次。

百叶龙一波三折能走到今天,不知饱含了多少长兴人的泪水和汗水。令长兴人无比自豪的百叶龙到了“千禧之年”,由于停留在封闭的民间运作阶段,曾陷入了传统舞蹈技艺缺后人、更新道具缺资金、舞蹈风格过于老套的局面。2000年初,杭州吴山广场上的一次汇演,给多年来一直自我感觉良好的百叶龙敲了一记闷棍。由于道具制作、表演形式与其他地方的龙舞相比日趋陈旧,与人们的精神心理需求差距越来越远,百叶龙被评了最低分。

长兴人被这次“遭遇”打醒了。过去百叶龙参加的汇演都能拿奖、拿名次,而这次却拿了最后一名,这是谁都没想到的。经过冷静分析才发现,这些年百叶龙在成绩面前过于自信,在创新、发展的大环境中有些滞后。在经历一场如何重振百叶龙雄风的大讨论后,县政府搭台,文体局负责,邀请专家,封闭集训,几大改革措施相继出台:变一龙独舞为双龙齐腾,荷花放大了1倍,演员人数扩大了3倍,使表演更有气势;在传统曲调中大胆融入打击乐等现代音乐,使伴奏音乐更加抒情、明快。百叶龙由此又充满了活力。

2000年12月,百叶龙代表浙江省,顶着压力,在台州椒江参加世纪之交我国社会文化舞蹈艺术活动的盛会。改编后的龙舞一出场就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在这次汇演中,百叶龙获得政府最高奖——全国第十届“群星奖”舞蹈大赛金奖,颁奖时全体演职人员喜极而泣,舞台风光背后的艰辛只有他们自己能体会。金奖终于又一次捧在了长兴人手中。

从跌倒吴山到醉倒椒江,长兴县委副书记叶白云感慨地说:“挖掘民间艺术资源,必须与时代精神相结合,才能满足人们求新、求知、求乐的精神需求,真正代表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

“最有民族传统特色的东西最有生命力,愈是民族的就愈是世界的”。近年来,从田畈里起舞的百叶龙“神”了,一路腾云驾雾,逸兴遄飞,光芒四射,作为省、市文化品牌出访马来西亚、新加坡、新西兰、法国、韩国等,新西兰总理克拉克在奥克兰阿尔布特公园为其“点睛”,韩国汉城乐天公园里倾倒国外友人,成为世界民间艺术奇葩。

2003年2月14日晚,新西兰,奥克兰阿尔布特公园,“静则荷塘月色,流光溢彩;动则蛟龙腾空,气势磅礴”的长兴百叶龙簇拥着新西兰总理克拉克来到主席台,在万众瞩目中克拉克女士欣然用湖笔为“百叶龙”点睛。这是长兴百叶龙应邀随浙江民间艺术代表团远赴新西兰参加在奥克兰市举行的第四届中国新年灯会开幕式上的精彩一幕。在异域他乡,百叶龙先则荷叶轻摇,荷花盛开,彩蝶留连,忽而,狂风大作,雷电震撼,朵朵荷花旋即化作20多米长的蛟龙,翻腾飞舞。克拉克总理被其精美的舞姿深深吸引,在华人组织的上百个精彩节目中,唯独自始至终看完了百叶龙舞的表演。那一夜,百叶龙倾倒了金发碧眼的异国观众,在热烈的掌声和冲天的焰火中成就了无数爱龙人的不眠之夜。

长兴百叶龙在异邦引起了轰动。《新西兰周报》头版头条出现了关于百叶龙的报道,同时又配发了百叶龙的大幅照片,文中这样写到:“来自中国浙江的莲花舞龙队,其舞姿和花样令观众耳目一新。据现场的观众介绍,舞龙队不但技艺高超而且意念别具一格,当龙合在一起的时候,向观众展现的竟是一朵朵荷花。”该报《红红火火过灯节》的文章这样描写百叶龙:最精彩的当属来自浙江的百叶龙,一条长长的飞龙,由几十个莲花组成,共有100个莲花瓣,粉色的倩影,上下舞动,左冲右突,像波涛,像流云、像起伏的山峦,像蜿蜒的河流。时而把我们带入了远古,遨游在五千年中华文化悠久的长河,时而又把我们拉回到五彩缤纷的现代,蕴造着今天万紫千红、幸福美满的生活。长兴来自民间的舞龙者在他们的眼里成了创造神奇的“表演艺术家”。“中国了不起,长兴百叶龙了不起!”这就是新西兰的市民在看了表演后的赞叹。短短几天里,“百叶龙”多次被要求加演,原定演出8场,结果演了11场。

2月15日,元宵节,是公园里市民最多的一天,百叶龙表演的场地上格外的热闹。海外华侨、当地的市民、外来的游客都围坐在场地的周围等待着欣赏中国百叶龙的神奇表演。当晚上8点钟的第一场表演结束时,出乎意料但又在情理之中的一幕“上演”了。两位外国姑娘给舞龙头的谈勇送上了三朵娇艳欲滴的黄玫瑰。看到那蓝眼睛里流露出来敬佩的眼神,“表演艺术家”谈勇也憨厚地笑了。听随行的翻译说,那是在表达喜欢百叶龙的意思。舞龙队员都说,没想到长兴民间的百叶龙在异国他乡也会这么受欢迎,在表演回来的路上,邀请他们一起合影留念的市民数不胜数。在问到为什么在新西兰的表演会这么成功时,舞龙珠的李正凯说:“除了由于在出国表演前长兴县组织了专门的封闭训练外,主要是代表国家到国外参加演出,国外总理都为我们的百叶龙点睛,强烈的民族责任心和自豪感让15位表演者有了一个目标:为国争光。”

异国书写传奇的“百叶龙”,不仅融入了民间故事的悠远神秘,更凝聚了中华民族感情的厚重沉实。由于百叶龙的神奇而又充满东方魅力的表演,被邀请作为中国新年灯会活动闭幕式的压轴戏出场。在2月16日晚,“百叶龙”在数以万计的目光中开始了在新西兰的最后一场演出。在新西兰执行总裁巴特勒的闭幕词中、在绚丽的烟花礼炮中、在观众雷鸣般的掌声中,15位演员完成了最后一个动作。演出结束,全体演员打出“中国浙江.湖州长兴”的旗帜谢幕,最后,长兴县委副书记叶百云把长兴百叶龙赠送给巴特勒。这条百叶龙将作为外交使者永远留在新西兰,为长兴加深与新西兰的交流做出贡献。出访新西兰的三天里,在阿尔布特公园、在伊丽沙白女皇铜像前、在奥克兰博物馆都留下了百叶龙粉色的倩影,借着百叶龙的荷花散发在新西兰更广领域的东方民间艺术气息蔓延在友谊的历史长河中。

发展是最好的保护。百叶龙现已成为长兴的一张文化名片,一个文化品牌。文化握手市场后,“百叶龙”不仅戴上了湖州市著名商标的光环,而且作为湖州市唯一的民间表演艺术类作品上榜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品录。文化产业的方兴未艾,开拓了长兴县委、县政府的思路。2004年5月,我县出台以奖代补的适度扶持政策,鼓励和引导社会力量参与,在乡镇、部门、部队、学校组建了12个百叶龙艺术培训基地,原来天平一条龙变成了15条龙。一批有经济实力的部门、单位,主动要求成为基地建设成员单位,首批就募集资金35万元。12个基地单位千方百计挤出资金投入百叶龙制作、服装道具等。8条百叶龙大龙赴上海、杭州等周边地区进行10多场商业演出,平均每场出场费三四万元。2005年,各艺术培训基地筹集资金达135万元。

在此基础上,我县进一步组建了百叶龙艺术团。这是一家统一经营百叶龙的文化企业,以百叶龙为主打整合当地各类优秀民间艺术表演,除满足部分公益性演出外,通过整体营销策划国内外商业演出、开发百叶龙系列纪念品等,在文化产业道路上越走越宽。

群龙起舞,迎来了百叶龙脱胎换骨式的新飞跃。天平村百叶龙第三代龙头、年近六旬的谈小明说:“这是在做农民时根本想不到、做不了的事。”他出任了基地的艺术总顾问,把最核心的荷叶幻化成蛟龙的“变龙”技巧等和盘托出。县里请来上海、杭州的舞蹈专家,在传承百叶龙传统艺术精华的基础上,在演出形式、舞蹈动作、音乐伴奏、服装设计、道具制作等方面大胆创新。在音乐伴奏上,加入了交响乐、管乐、弦乐等诸多音乐元素。近年来,在“七艺节”开幕式《风从东海来》大型文艺晚会上、在第五届世界龙舟锦标赛上、在第六届全国极限运动会上、在2007年的浙江省廉政文艺晚会上……到处可以看到百叶龙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