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3本历史小说看过的一定是老书虫!

哈喽大家好,最近很多小伙伴反映不知道看什么小说,不知不觉就陷入书荒啦。那作为老书迷的小编一定帮大家解决难题!今天继续给大家推荐好看的小说,让你分分钟沉浸剧情无法自拔!关注小编,远离书荒~

【简介】肖恒穿越后发现自己跟手机合体依然能够连着现代,甚至还能网购东西,从此吃着古代无污染的美食、享受着现代科技的便利,没事说说书、唱唱曲儿、碎碎古人的三观……活得好不潇洒!直到国破山河碎,繁华云烟散,是在这滚滚浪潮之中随波逐流,还是当一个驱邪镇浪的石敢当?手握网购利器的肖恒,内攀科技外平蒙元,终在这乱世之中成就一番不朽大业。

蒸汽坦克冲散重骑兵方队,电摩骑士追杀游兵散勇,双管猎枪喷出愤怒的火焰,钢铁巨舰轰散盖伦木船……

【入坑指南】关鳞迷迷糊糊的被自己的小侄子叫起来,然后就听到了如此具有冲击性的消息,这让他很快就清醒过来:“好了,给我讲讲到底怎么回事!”

关鳞的小侄子——也就是追着他回电报的那个少年,将今天凌晨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跟关鳞讲了个明白。

当关鳞听到犯罪者的身份是英国人的时候,不由得提起了警惕:“人都抓到了吗?”

“有个人被电死了,然后另外那几个人就崩溃了,除了大喊大叫什么魔鬼上帝之类的,其他的什么都问不出来。”少年说道。

关鳞感到有些疑惑,不过这种事光是听还是很难分辨出前因后果,还是去亲眼看看才能知道究竟怎么回事。

不过关鳞并没有先去审问俘虏——既然那几个人崩溃了,那不如就让他们多崩溃一会,他还是先到事发地点去查探一番。

从昨天晚上开始酒吧就停业了,不过好在酒馆里的酒鬼们都喝得差不多了,停电了之后虽然闹了一阵但酒劲一上来也就各自找地方睡觉去了。

关鳞到那里的时候,仍能看到两条黑如焦炭的“木棒”连在电线上,而原本干净整洁的地面也多了不少黑炭似的残渣和融化了的金属。

正在干活的电力专家王兵本能答道,“到”字出口之后这才反应过来他已经不在部队了。

“报告下情况。”关鳞知道对方性格,所以也没客气——事实上秦府兵团出来的人基本上都是直来直去的性格,而且大多数人也都很好相处。

“是。”王兵虽然与关鳞不是一个系统的,但别忘了关鳞目前可还兼任着热兰遮“总督”呢,是这里事实上的最高长官。

除此之外关鳞还是未来的海军司令——这已经是秦府上下的共识了,所以王兵行下属礼到也说得通。

“从事故现场来看,对方的意图很令人迷惑,似乎并非主观上想要破坏电力系统,或者说破坏电力系统应该不是他们的主要目的……”

“由于对方没有第一时间断路的关系,触电者尸体极为惨烈。而其他几位也不同程度的被电伤。”

“损失方面主要是电缆超载造成的,从港区到酒吧的整段电缆都需要彻底更换,否则容易落下火灾隐患……另外变电设施也多少有些损坏,需要一段时间的维修。”

“最后,这次的事故报告大概内容我已经想好了,其中包含两条教训、三条设计缺陷以及附带的改进建议。如果您没有别的意见,我会在两天之内发回总部。”

“好的,大致上我已经了解了……感谢你的解释,继续你的工作吧。”关鳞感谢道。

站在关鳞身边的少年不由羡慕道:“兵叔好帅啊,举手投足都那么干净利落……”

“科班出来的士官,你以为呢!”关鳞没好气道,“如果你听我的好好上学,现在搞不好已经毕业出来了!到时候也能混个士官当当。”

少年的年纪有些大了,现在再去上学也有点晚了,再加上小时候没有启蒙,就算硬塞进学校也跟不上进度——事实上他就是因为比他小的人一批批的毕业,而他自己一直留级这才受不了辍学的。

“算了,我也没资格说你……”关鳞自己也是一想起弹道学就脑袋疼,也是被自己的小老师追着教育,同为学渣的他倒也没有立场去教育老友的儿子。

【简介】张三,经由一枚神秘的战国铜印穿越到了赵国邯郸,成为赵国宗室封君的独女,恰逢年幼的始皇帝……

秦朝,华夏历史第一个多民族大一统帝国,书同文车同轨,废分封立郡县,一统货币度量衡,北筑长城镇匈奴!为华夏文明创立了不朽的开端,却快速陨灭在历史长河当中。

对此,无奈女装的赵诗雨表示,自己有个小小的野望,为大秦开立万代盛世,使我华夏傲然于世,再无屈辱!再无遗憾!!!

造纸印刷相辉映,酒肆人心百莫生。农耕要术济天下,民生商道入我心。儒法道墨皆非难,纵横百家天下宁!

【入坑指南】 危急时刻,就在山剑将要被长剑加身之际,从身后的山林当中猛地窜出了两道迅猛的身影,狂暴的内力滚动,一个宛若天雷震震,一个似是地火焚天,齐齐涌向冲上前来的七名黑衣人,为山剑挡下了杀局!

“什么?!”冲到跟前的黑衣人眼睛一花,突然就看到了两名剑客手持形态各异的青锋剑迎了上来,周身狂暴的内力充满了破坏性,仿若雷火相加,可感知的范围内瞬间就凸显出暴虐毁灭的气息,仿佛面对这二人,就连天地都为之震怒,天雷地火齐发,灭杀所有。笔言阁 更多好看小说

一个照面,七人尽管合力出击,仍旧被对方这毁灭性的攻击击溃,七人全部倒飞出去,被劲风扫过的地方瞬间变得鲜血淋漓,血肉模糊之下,隐隐还有一分焦味。

鲜血,自面甲缝隙淌出,涓涓滴下在地上,一滩滩血迹触目惊心。方才气势汹汹的七名黑衣人如今个个都跪倒在地,咯血声不绝于耳,隐藏在面甲孔洞之后的眼睛当中,充斥着对数丈之外那站立几人的忌惮。

此时的山剑面前,雄踞着两个人的身影,他们各自手持形态各异的剑器,剑身上还有些许的内力升腾,显然刚才那击溃七名黑衣人的一击,就是出自二人之手。

山剑之后,地上的风剑身旁,此时也多了两个人,二人搀扶起倒地的风剑,点穴敷药止血,以掌度去内力,全力救助,为风剑吊住微弱的一口气。

这等关头,黑衣头领突然啧啧有声,对己方下属的败落丝毫不感到惊讶,话语当中满怀戏谑,轻佻地感慨道:“没想到啊没想到,信陵八剑,山风雷火水泽,除了天地二剑不在,其余的居然都到这儿了,这可真是十年难得一见的场面啊!”

见到黑衣头领出声,对面的山剑强忍胸口的逆血,连忙颤声向眼前二人告诫道:“千万小心,此人是半步宗师!实力足以碾压我等!”

“半步宗师?!”听到山剑的话,其他四剑脸上都显露出惊容,尤其是站在山剑身前的二人,脸上更是万分凝重,手中长剑微扬,内力流转,不敢有半分轻视。

而风剑身旁的二人,此刻也是加紧时间,手上动作加快了不少,为风剑进行简单的救治。

对面,眼看着为风剑止血治疗的二人,黑衣头领并未有所举动,依旧站在原地,没有出手的打算。

在此之时,那方才被击退的七位黑衣人先后起身,各自对视了一眼,扬起剑就准备动手。

“慢着!”黑衣头领出口了:“打山剑一人都僵持不下,那雷剑火剑合击之阵破灭无极,又岂是你们所能对付的?”

看着对面六人一躺五戒备,黑衣头领忽然低沉地笑出了声:“今日之后,信陵八剑,恐怕就只剩下天地二剑了……就是可惜,本以为只是一场小小的游猎,就没有带上隐杀的精锐,否则能跟信陵八剑一战,也算是那些小子的成长!”

“大言不惭!!”听到黑衣头领这番话,领先的雷火二剑,顿时怒不可遏,眼角看到水泽二剑已经处理好了风剑的伤势,一动身上到跟前,顿时心中一定,喝问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信陵八剑的剑下不斩无名之辈!”

“呵呵!”黑衣头领阴阴一笑,轻声道了句:“我们的来历,你还没有资格知道,只不过本人仁慈,念你们都是江湖当中久负盛名的高手,来秦国一次也不容易,就这么稀里糊涂地死去,还不知道死于谁之手,岂不可怜?”

说着,黑衣头领手中长剑一挽,丝丝黑气浮现,口中多问话语瞬间变得阴寒:“罢了~~记着,杀你们的人,名字叫做黄辰!!”

话音刚落,黄辰头颅微低,脚踏实地,瞬间发力冲了出去,强大的劲力连带着地面都为之一震,整个人宛若脱弦的利箭,剑锋闪烁着寒光,直指对面的信陵八剑!

“来了!!”雷剑率先反应过来,怒喝了一声知会众人,紧跟着手中剑器一提,径直迎了上去。

“铛!!!”恐怖的金铁交鸣之音,响彻当场,两柄长剑交汇的地方气劲横飞,连带着周遭都卷起了一股不小的旋风,在外围的黑衣人和其余几剑,都能够感受到从身上刮过的那一阵利如刀锋的劲风,恐怖骇人!

“哼……”直接冲上去的雷剑立刻被这等深厚的内力击退,黄辰剑上的丝丝黑气甚至顺着手中长剑钻进了雷剑的身体内,让雷剑如遭雷击,压抑着痛苦哼了一声,后退了三丈有余。

“小心!此人的内力异常诡异,应该与剑意有关!”雷剑与黄辰硬碰硬之后,也是从中感觉到了些许讯息,连忙出声告知其他人,随即长剑一转,冷声喝道:“五极罡煞,结阵迎敌!!”

令声一响起,火水泽山四剑一同上前,各自居一方位,跟前面的雷剑一同位处五方,周身内力升腾,凭借着各自手中的剑器,竟然在一瞬之间产生了共鸣,五人的气势被掺杂糅合到了一起,冲天而起,与之抗衡!

跟黄辰身上的阴寒杀机气息不同,五剑的气势更为宽宏,变化不定,时而如弱水滔滔,时而如烈火熊熊,时而如泽阴难知,时而如山岳厚重,时而如雷霆威震,但是这数种决然不相同的气势,却在五人的身上完美体现,没有半分的突兀。

“……”本向前冲锋的黄辰,感受到五剑的气势隐隐有合一的迹象,连忙脚步一止,停在了数丈开外的空地上,凝神戒备,细细感知。

如今的五剑给黄辰都尉感觉,已经不是方才那单独御敌的山剑,或者雷火二剑合击的实力可比拟的,五人结阵的气势,甚至有些压过了黄辰自己……

“真是不可思议!江湖盛传,信陵八剑独掌八卦剑阵,八极生灭,非宗师不可敌!可没想到,除了八卦剑阵,二人合击之法,五人竟也能以阵御敌,看来你们比江湖盛传的,还要棘手!!”黄辰的语气开始变得凝重,身上的气息也更加凝实。显然,这信陵八剑的实力,已经足以让黄辰这个半步宗师全力以赴!

见到己方的实力貌似震慑住了眼前这个黑衣头领,雷剑当即沉声说道:“阁下既然察觉到了我等的实力,想必也知道,你我双方交战,拼到最后也是两败俱伤的结果,于双方皆无利处。既然如此,阁下何不网开一面,放我等离去,我等保证,绝不再在秦国生乱!”

雷剑心中清明,脚下的土地毕竟还是秦境,来往过于不便,即使当下与眼前这个黑衣头领斗个鱼死网破,纵然能够侥幸击杀,己方也是强弩之末,再难应对其他变故,届时离开秦国都是难事。再者,五人能不能无损就拿下眼前这半步宗师之境的高手,还真是两说。

【入坑指南】过了好一会儿雨水才停,李正回到家中,李丽质的房间里还亮着灯。

李正无奈说道:“其实要的也不多,五万贯不过是一个月所要的银钱,后面越要修路要的银钱就会越多。”

虽说跟着李正已经见过很多大场面,眼看一车车的银饼运出来还是有些替李正心疼。

李义府小声说道:“朝中传来的消息,据说魏征并不死心打算接着查我们修路的事情。”

跟着李正的脚步,李义府一脸愁容,“长安令,你说朝中处处针对我们,这一次修路的事情,还有当年兵器案的事情,时不时还有弹劾。”

今天的推荐就到这里啦,希望小伙伴们喜欢。如果大家有什么喜欢的小说,欢迎大家留言告诉小编,我来给你推荐,来我这里观看,欢迎点赞关注收藏,期待你的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