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选秀前瞻:短臂球员注定失败?10位大臂展年代的异数!

现任老鹰主帅内特·麦克米兰早在30年前就在NBA打球,但直至他在联盟打滚数年后,首次度身订造西装,他才知道他的双臂有多长。

这事情在现代NBA已不可能发生,因为所有球员在参与选秀前,甚至在更早的时间,就需要量度他们各项体能数据,当中有一项数据非常影响球员的选秀顺位-臂展。

臂展曾经只是生物学家对鸟类的一项描述,但现时已成为球队衡量球员潜力的重要指标,因为臂展会影响球员的篮板、盖帽和抢断等能力。

“球员的每项特质都可能弥补其他方面的不足。矮小球员的速度可以弥补他们身高的不足,而臂展则帮助到很多球员。”

“看看约翰·斯托克顿和埃弗里·约翰逊的手臂有多长、手掌有多大。他们可以更好地掌控皮球,在球场上做更多的事情。”

近十多年来,NBA球队一直重视臂展,但在追求不分位置篮球(positionless basketball)的时代,这项指标近年更走向极致。资深NCAA及国际篮球球探Carl Berman说:“NBA球队在寻找能够打多个位置的球员,如果你身长一点,你的成功机会便多一点。”

篮球球探长期将臂展视为球员潜力的重要指标,但从未对这种关系进行过详细研究。生物人类学家Tesla Monson博士分析了10000人的身高,包括2990名篮球运动员,她在2018年公布的研究结果毫不意外地与业界智慧吻合,证明臂展确实是成功的重要决定因素:臂展/身高比率越高的NBA 球员往往在选秀中获得更高的选秀权(下图蓝线向加下倾斜),臂展/身高比率低于1.0的球员寥寥无几。

另外,参与调查的人士臂展/身高比率平均为1.17,身高越高臂展比率倾向更高,NBA球员则拥有较一般人高的比率。她也特别关注5名联盟最出色球星的数据:勒布朗·詹姆斯、凯文·杜兰特、科怀·伦纳德、哈登和库里,当中只有库里一人低于平均水平。

即将举行的2022年选秀会相信会把臂展追求推向极端,在预计中选的球员中,只有克里斯琴·布朗一人在NBA选秀大会取得负臂展(臂展少于身高),预期会在次轮中段被选。当然,不少热门新秀都没有出席NBA选秀大会,以防被其他球队掌握他们太多的资讯,也避免有关数据导致他们顺位下滑,但在他们当中没有一人明显臂展不足。

然而,没有好的臂展是否代表球员没有在联盟生存的能力吗?下列10位球员臂展都不多于身高,但他们仍然在联盟生存下来。

联盟战绩第2的灰熊阵中令人意外地有多名“短手”主力,包括首发后卫德斯蒙德·贝恩。坊间一直相信臂展是防守好坏的关键,但德斯蒙德·贝恩的表现颠覆了这个想法。他是灰熊最佳外线防守者之一,在季后赛,他是负责主防对方明星的后卫,在他的防守下,安东尼·爱德华兹的FG%只有41.4%,克莱·汤普森的FG%也只有40.6%。

年度最佳第六人得主泰勒·希罗是联盟其中一名瞩目新星,他在生涯第三个赛季表现出色,场均取得20.7分5篮板4助攻,总得分位列球队第一,是热火取得东部第一战绩的重要功臣。即使他在季后赛表现下滑,仍无损他作为球队未来核心的地位(或作为交易全明星多诺万·米切尔或布拉德利·比尔的主要筹码)。

在2019年选秀会,状元蔡恩·威廉森就曾为泰勒·希罗掉到第13顺位感到惊讶:

“泰勒·希罗是我们这一届最被低估的球员。他进攻的流畅度和技巧被忽视了。”

当年待选新秀只有3人有负臂展,泰勒·希罗就是其中之一,是其他球队因而跳过这位射手的部分原因。但热火反而要感谢泰勒·希罗的短臂展,因为没有这项隐忧,他们不可能在第13顺位捡到这位他们当年选单排在第7位的新星。而从结果看,泰勒·希罗现在的发展仅次于同届3名全明星球员蔡恩·威廉森(第1顺位)、贾·莫兰特(第2顺位)和达里厄斯·加兰(第5顺位),远胜顺位更高的RJ·巴雷特和德安德烈·亨特等人。

臂展一般可为球员带来防守优势,但泰勒·希罗在季后赛被对手视作防守弱点,更大的问题出于他单薄的身材和赌博性的防守判断。事实上,泰勒·希罗的短臂展不一定会阻碍他的防守发展,因为6尺6的他拥有身高优势。根据Draft Express,当年获选的得分后卫平均身高约为6尺5,泰勒·希罗较同位置球员稍有身高优势,而他更经常对位对手的控卫。榜上另外几位球员正好向他示范如何在臂展有限下,依然成为水准以上的外线防守者。

同样在2019年选秀会顺位意外下滑的还有布兰登·克拉克。拥有出色运动天赋、防守能力不俗、能打多个位置的布兰登·克拉克在模拟选秀中曾一度冲到前十的位置,但当NBA选秀大会的数据出来后,布兰登·克拉克的臂展是同届第4差的even wingspan(跟身高一样),加上球队对他能否开发出投射能力有所保留,令他最终掉到第21顺位才被灰熊选中。

布兰登·克拉克生涯前三年的表现让灰熊无悔当年以第23顺位(Darius Bazley)加上一枚未来次轮签跟雷霆换来选下他的机会。虽然他的三分球表现诡异地每下愈况,生涯首年场均出手1.3次、命中率达35.9%,次年26.0%命中率,到本季几乎失去所有外投能力,但一如选前预测,他在多个方面帮助球队,生涯命中率近六成,每季场均得分上双。每当他从板凳上阵都立即为球队注入动力,他能够从小前锋打到中锋的能力也让灰熊可以因为对手变阵,例如今年首轮面对森林狼的系列赛,他场均上阵29.4分钟,比例行赛增加10分钟,以67.9%命中率得到16.5分9.0篮板2.7助攻,是球队的晋级功臣。

斯维亚托斯拉夫·米哈伊柳克是榜上在NBA打得最挣扎的球员之一,他在这里被提及主要是他臂展身高比是全联盟最差的0.96。传统上短臂球员较多为射手,因为相对在油漆区出手,外投对球员长度的要求较低,J.J.雷迪克(身高6尺4.75,臂展6尺3.25)和库里(身高6尺3.25,臂展6尺3.5)都是臂展不出众、却在NBA长期取得成功的经典人物。

斯维亚托斯拉夫·米哈伊柳克外号乌克兰狙击手,同属跑位射手。在2018年选秀会次轮被湖人挑中,他成功在联盟生存了4个赛季,已比绝大多数次轮秀要好,但他暂时仍未摆脱他的浪人生涯,在NBA 4年已先后效力过4支球队,2次在季中被交易。也许受经常转会影响,他只有1年的3P%高于联盟平均水平,场均得分从未上双,不过他的跑位能力和外线威胁力依然能帮助球队,加上身高不俗和价码相宜(4年来一直领取底薪),令他在市场上仍有一定吸引力,但要在NBA活得更久,他必须更好的把握外线出手机会。

联盟防守净值第8的灰熊共有3人上榜,说明臂展和防守未必有直接关系。灰熊上榜的第三人是狄龙·布鲁克斯,他和德斯蒙德·贝恩是球队的主要外线防守者,在对阵勇士的系列赛中,他就是全场缠绕库里的那个人。在狄龙·布鲁克斯的防守下,库里的FG%仅有29.6,3P%只有23.8%,是今年季后赛库里的最佳防守者,甚至比年度最佳防守球员马库斯·斯马特好。

卢克·肯纳德是近年选秀顺位最高的短臂射手。这名杜克大学出品早在进入选秀前已证明自己是技巧最佳的左撇子之一,能够持球和无球进攻,球场视野也足够串演球队的控卫,令他即使没有出众体能,仍在第12顺位被活塞选中,在他随后被选中的两人,是多诺万·米切尔和巴姆·阿德巴约。

卢克·肯纳德的职业生涯没有如上述两者般顺利,但他至少成功在NBA奠定一席位。当分析一般相信不分位置的篮球世代正在淘汰臂展欠佳的球员,联盟最拥抱这一套的快船在2020年却与他签下4年共64M的延长合同。卢克·肯纳德在快船两季的3P%都高达44.5%,打无球时可以为队友拉开空间,而他的持球创造力预计将是配合归队的科怀·伦纳德和保罗·乔治的重要武器;在防守方面,他6尺6的身高和不差的移动能力足以弥补臂展的部分不足。

又一名臂展短、却凭防守打出名堂的球员。与其余上榜球员不同的是,T.J.麦康奈尔的臂展不是相对身高的短,而是(以NBA标准来说)绝对的短,身高只有6尺的特雷·杨手也比他长。儘管在两年大学生涯都带领亚利桑那大学打进全国赛八强,但碍于体能条件,T.J.麦康奈尔在2015年选秀会乏人问津。及后他与重建中的76人签约,用表现为自己赢得4年在球队的席位。

在上一个T.J.麦康奈尔的完整赛季(2020-21),他加盟步行者,以替补身份场均取得8.6分3.7篮板6.6助攻,还有名列联盟第2的1.9次抢断,包括在对阵骑士的比赛中,连续5个回合成功抄球,以半场9抢断写下联盟新纪录。T.J.麦康奈尔在防守端的表现,再次说明臂展差的球员不一定处于防守劣势,如何善用其他优点打出自己的防守风格才是关键。

现代篮球中所有位置都对臂展有所要求,话虽如此,有些位置还是对臂展更加讲究。爵士中锋鲁迪·戈贝尔是近年联盟最佳内线防守者,也是篮筐附近的最佳终结者之一。他的成功不是偶然,身高7尺1的他臂展长达7尺9,对他送出更多盖帽以及更轻松把球放进篮筐大有帮助。相反,短臂展长人几乎注定难以成为优异防守者。

弗兰克·卡明斯基参与选秀时适逢联盟空间型长人盛行的年代(莱恩·安德森在2016年签下近年薪20M的3年合同),令他的投射能力盖过臂展劣势,在前十顺位便被黄蜂选下。然而,虽然他偶然有爆发性的得分演出,但他的投篮不及同类空间型长人稳定,生涯3P%不足35%,加上移动脚步更慢,令他只能成为进攻型板凳中锋,今年4月更被太阳裁掉。

凯利·奥利尼克一直不是护筐能力强的长人,在生涯初期效力凯尔特人和热火两支季后赛球队时,凭借硬朗的风格,他的防守净值仍能保持110以下的不错水平,但最近2年他在重建球队火箭和活塞打球,他的防守净值一度高达119.2,是灾难级的数据。

在联盟打滚了10年,凯利·奥利尼克在进攻端的定位明确。尽管他有不错的低位技巧,但他的外线次。主要原因是他的身材,特别是只有不足6尺8的臂展,在长人林立的禁区实在处于绝对劣势,留在外围反而能善用他不错的外投手感和策应能力。

戈登·海沃德是榜上唯一曾入选全明星的球员,也说明臂展不足的球员要在联盟成功有多困难。

全盛时期的戈登·海沃德可谓齐集榜上其余各人的长处,既有身高优势,可打小前锋和得分后卫,又有厚实的身材,无惧身体碰撞,也有出色的无球跑动意识,持球或无球都能影响战局。

转眼间戈登·海沃德已在联盟打滚了12个赛季,由爵士的当家少主,到凯尔特人的中兴希望,再到现时黄蜂拉梅洛·鲍尔身旁的助手,戈登·海沃德不知不觉已届31岁,未来2个赛季或许就是他摆脱伤患,把握最后巅峰岁月,以主力身份为球队带来胜利的最后机会。

从上述名单可见,臂展不足的确很影响球队给予球员的定位和球员在联盟取得成功的机会,生存下来的负臂展球员寥寥可数,更遑论成为全明星一员。然而,如波波维奇所说,球员的每项特质都可能弥补其他方面的不足,球员还是有可能利用其他长处打出价值,泰勒·希罗证明他们可以成为进攻核心,德斯蒙德·贝恩说明他们不一定处于防守劣势。而且在去年夏天,尽管依然没有负臂展新秀在乐透区被选,却出奇地有3人拥有even wingspan,他们分别是第6顺位约什·吉迪(身高和臂展皆为6尺8)、第9顺位戴维翁·米切尔(身高和臂展皆为6尺1)和第15顺位科里·基斯伯特(身高和臂展皆为6尺7),他们都打出预期水准,甚至更好,可见即使在大臂展时代,短臂球员也不是没有出头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