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江医生夫妻东帝汶援医四年:屠教授的青蒿素救了我6次

1月9日上午,屠呦呦获得2016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消息传来,让四川中江医生吴小飞非常高兴奋,因为在她援助东帝汶的四年里,6次发作疟疾,而“屠教授的青蒿素,救了我6次。”

“在东帝汶医疗界,都知道屠呦呦,正是因为她的青蒿素,近年来疟疾疫情已经逐渐被控制。”吴小飞说,“我们一般常备200盒,一盒可以治疗一个病人。”

吴小飞是中江县人民医院眼科医生,她和同在该院呼吸内科工作的丈夫李正兴在东帝汶援医4年。他们是全国第五批援东帝汶医疗队的唯一“夫妻档”,也是我国对外医疗援助第三对医生夫妻。今年1月1日,他们刚刚结束四年医疗援助回到中江。

2010年4月,中江县人民医院副院长陈凤忠从省上开会回来,全国第五批援助东帝汶医疗队开始招募队员,医院将派出两名医生前往东帝汶进行医疗援助。

陈凤忠介绍,在李正兴和爱人吴小飞向医院提出援医申请时,“他们的娃娃才三个月,吴小飞还在休产假。”家中父母更是极力反对,李正兴说,他们夫妻就反复做父母的工作,“正式出发的时间要两年后,那个时候娃娃也就两岁了。”

家人朋友不理解的另一个原因就是,出国援医就意味着放弃现在的较高的收入,去领国家补贴。

“人家都说金眼科银外科,我们两口子都是医生,收入确实也还不错,很多朋友都说我们两口子要么疯了,要么傻了。”吴小飞说。

“想找回做医生的初心,想看看如何更好处理医患关系。”李正兴说,当时看到太多的医患纠纷,医生要花太多的精力来规避风险,“很累,真的,心累。正好有援医这个机会,就想借此出去走走,看看别人怎么处理的。”

慢慢地,随着孩子的长大,加上两人的坚决态度,父母也就不再纠结两人出国援医的事情了。

2011年11月,全国第五批援东帝汶医疗队队员名单公布,李正兴吴小飞双双在列。

2012年9月,队伍出发。吴小飞抱着两岁的儿子亲了又亲,抹着眼泪上了车。

按照计划,10名队员被分在了东帝汶首都的帝力医院,这也是东帝汶最好的医院。李正兴的呼吸内科主要接诊肺结核病人,吴小飞的眼科主要收治白内障患者和眼外伤患者。

吴小飞说,她完全没有想到东帝汶医疗现状的艰巨,“如果除去外国专家的话,东帝汶国家医院相当于我们的普通乡镇卫生院。”

“我所在的眼科,整个东帝汶只有一名医生可以做白内障手术。”吴小飞知道,自己的任务很重,除了要做手术,还要带出更多的医生。

“语言关有点难。”吴小飞说,东帝汶的官方语言是葡萄牙语和德顿语,而写病历的时候又要用英语,于是她只有苦学德顿语,“因为患者大多讲德顿语。”

援医初期,让吴小飞感触最深的是一例眼球剜除手术,受惠于她手术的那名患者,将她的名字绣在Tais’(类似于国内刺绣品),并作为礼物相赠。“我没有为他恢复光明,并剜除了他的眼球,他还这样感谢我,你说怎能不感动?”吴小飞说。

患者的一次次信任,给了她更多的鼓舞和干劲。2014年,两年援助之路结束后,她再次申请留了下来,夫妻二人又在东帝汶援医了两年。

东帝汶的紫外线很强,很多人都患上了白内障,在吴小飞眼科团队的努力下,她们为几百人恢复的光明,吴小飞也被当地人称为“光明使者”。

4年里,吴小飞门诊10428余次,完成457台眼科手术,还编写了供医务人员使用的德顿语教材。在她的努力下,东帝汶能做白内障等眼科手术的医生从1名增加到了5名,“我很欣慰了。”

“我知道,疟疾又发作了。”吴小飞说,那是她援助东帝汶四年时间里的第六次发作。

第一次感染疟疾发烧是在2013年的夏天,“我的皮肤很敏感,比较招蚊虫。”吴小飞说,她被蚊子叮咬了,然后就发烧“打摆子”。

疟疾,也是东帝汶高发的一种疾病,曾经是死亡率极高的。吴小飞说,援医的外籍专家很多都被感染,“好在有我们屠呦呦教授的青蒿素,基本上五天就能控制。”

据吴小飞介绍,药物只能杀死进入血液里的病毒,而潜伏在肝脏里面的病毒,隔几个月就要发作一次,“我们有一些援外医生回来,莫名其妙发高烧,不知道什么原因,怎么治疗都不对症,后来反应过来有过援外经历,就按着疟疾去治疗,很快就见效了。”

吴小飞说,现在他们这些援外医生回家探亲都要备蒿甲醚注射液,以防再次突然发作。

“全世界真的非常感谢屠呦呦,这个青蒿素确实是治疗疟疾的特效药,因为青蒿素的发现,因疟疾死亡的人数在大幅下降。”吴小飞说,现在东帝汶依然有很多因感染疟疾死亡的人,主要是因为救治不及时造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