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4年四川母子三人被拐儿子18年后回村在警方帮助下报仇雪恨

七天后,赵永勇被劫持到福建。 十八年过去了,他忘了自己从哪里来,也忘了自己小时候叫什么名字。

赵永勇一直在寻找回家的路,直到他去国外找了份工作,他的一个同事做了一盘断了的耳朵和一盘炒腊肉。

2012年9月,赵永和回到村里,见到了父亲,他知道的下一件事,就是报警求助,寻求报仇雪恨。

1994年7月,赵永勇带着弟弟,跟随母亲到赶集购买生活用品。 永勇还记得自己7岁的时候,其实才5岁。

根据赵永勇模糊的回忆,该男子似乎是在找他的母亲讨论什么事情,而永勇和他的兄弟在门面房外面玩耍,没有意识到危机。

两兄弟下的长板凳成了他们童年故乡的最后记忆,场景和长凳成了警方未来追捕的关键证据。

我首先看到的是两个手里拿着杀人武器的中年男子,他们把母亲摁在桌子上打她。

左边的男子拿起一个针管,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然后把它注射到赵母的头上。

当这两个歹徒看到赵永勇兄弟时,他们伸出手抓住两个孩子,把他们拖进隔壁的地下室。

赵永勇环顾四周,看到两米高的地方有一扇通向外面的窗户,他试了好几次,但还是跳不上去。

他的眼睛看到附近有一根木头棍子,他把它靠在窗户上,然后爬出地下室,鼓励他的弟弟快点。

兄弟俩设法逃出地下室,惊慌失措地跑到墙边,这时那两个暴徒发现了他们,把他们带回地下室。

匪徒拿出食物强迫兄弟俩吃,赵永勇吃了给他的东西,很快就昏迷不醒,使他推测食物中含有安眠药。

我的哥哥赵永勇,在很长一段时间后,被福建省莆田的一个老农买了下来,成为了一个养子。

赵永勇不停地做恶梦,梦到那可怕的一幕,他的母亲被那两个人殴打,他的兄弟被卖到错误的房子里。

他坚持写日记,记录自己多年来的成长历程,试图把这些照片夹在中间,作为未来家庭狩猎的线索。

每当勇从噩梦中醒来,她就恨自己没用,恨小时候忘记了姓,恨忘记了故乡在哪里。

因为每天晚上都是噩梦,他每天都生活在痛苦中,别人的孩子都有快乐的童年,他自己的童年和青少年也长期生活在恐惧中。

由于害怕入睡,赵永勇试图在酒精的作用下入睡,他不敢回忆1994年7月的绑架事件,但每次他平静下来,可怕的情景就变得更加清楚。

赵永勇在日记中一次又一次地写道:“你妈妈在哪里……你哥哥在哪里……我真的很想你……”

在恶梦中,兄弟俩一次又一次地哭泣;在日记中,永勇画了一张暴徒殴打他们母亲的照片。

他一遍又一遍地抬起头来,想起了自己的姓。 还记得我父亲的名字吗? 但他只记得自己的小名是永勇,没有别的。

赵永勇唯一的证据是他的秘密日记和成长过程中年复一年拍摄的照片,但很难帮助他找到回家的路。

赵永勇15岁离开养父在福建莆田的家,全身心地投入到火车票中,把自己的未来托付给工厂,一路奔赴广东打工春运。

到了付账的时候,赵永勇想的不是花在哪里,而是存多少钱来买吃的,找房子要多少钱,买多少张寻人启事的卡。

每当我们在电视上看到被拐走的孩子找到了自己的亲生父母,赵永勇也会潸然泪下,在日记中写道:“妈妈,我好想你,你还活着吗?”

如果不是走投无路,那一定是假的,赵永勇每天都在想自己是否永远也找不到亲生父母了? 但即使在绝望中,不管是二十年还是五十年,他都会继续寻找。

当时,宿舍里有一个工人,赵永勇和他的关系很好,他们经常聊天,互相诉说自己的遭遇。

在厨房工作了很长时间,从四川老家带来了两种特色菜,一盘炒腊肉和折耳根,请赵永勇品尝。

赵永勇没有多想,拿起筷子放进嘴里,他以前从来没有吃过这道菜,但熟悉的味道一直沿着他的嘴角穿过他的身体!

永勇愣在了原地,足足五六秒后,他赶紧夹紧折耳根,放进嘴里品尝,感觉越熟悉,好像已经吃过很多次了。

但事实上,永勇证实,这是他第一次记得吃过它。 除了童年的记忆,还有第二种可能吃这道菜吗? 或者十年前我也有过,所以我把它给忘了。

赵永勇接着就再也吃不下了,赶紧问工人们住在哪里,这两道菜的烹饪方式……总之,要详细问一下。

当工人们得知真相后,他们鼓励赵永勇向工厂领导请假,这样他们就可以很快找到腊肉和断了的耳朵,这是你童年的家乡菜。

永勇大喜过望,赶紧去找一个他以前认识的寻亲志愿者。 多年来一直在帮助永勇寻找亲戚的志愿者突然得到了重要线索,这意味着搜索范围已经大大缩小。

随后,寻亲志愿者西南三省的报纸和媒体发送了文章,一篇又一篇地刊登了寻亲启事,其中载有永勇的身份信息和他被绑架的故事。

没过多久,四川开江县的一个人拿着报纸,来到永兴镇箭口坝村,发现了一位名叫“赵德甫”的老农民。

据公安机关档案信息显示,赵代富的妻子肖雪琴18年前带着两个孩子失踪,至今未归。

民警和志愿者得知,肖雪琴母子三人失踪,时间和地点都是正确的,于是拍下了永勇的照片,找到了赵代富一家。

赵代富越着急,村里的一个村民说,他昨天在城里看见你儿子坐在长凳上打招呼。

他一直在寻找蒲际建的一家,一个绰号为“三娃”的人,这个人因为总是偷东西而声名狼藉。

18年后,报纸刊登了永勇的寻亲信息,于是有人把报纸拿给了老赵,当地警方和志愿者介入了调查。

接着,赵代富的姐姐和他的妻子和姐姐也来了,他们都看到了永勇的照片,说:“一定是他,没有验血的都是他!”

妻子和姐姐拍了照,一遍又一遍地比较:赵永勇照片中的脸部轮廓至少有95%和母亲的脸部轮廓相似!

永勇的眼睛湿润了,声音嘶哑,他说:“是的,我想起来了,反正就是这个,感觉就是这个,我不确定。”

绝大多数村民都来了,热烈欢迎永勇回家,18年零2个月后,这个5岁的孩子现在24岁了(身份证上有26岁)。

妈妈的名字叫肖雪琴,大儿子叫赵永勇,小儿子叫赵永宽,哥哥的奶名叫永勇和宽宽。

阿姨和阿姨看到孩子赵永勇之后,抱头痛哭,让周围的人怎么拉,都不肯放手,好像怕孩子再走似的。

11日下午,赵代富带着赵永勇父子一路来到县公安局报案,希望早日找到肖雪琴和宽宽。

当养父看到警察的时候,他的反应非常强烈,警察让他不要担心,慢慢思考,还有很多时间。

18年前,他的养父说,他以5800元买了永勇回家,现在他不记得人贩子的地址,只知道他的名字叫阿和。

根据警方的调查,并根据养父的回忆,警方很快在莆田高阳村找到了阿河,并将他带出所审问。

据阿和称,他在18年前充当人贩子的中间人,将赵永勇和赵永宽卖给两个村庄。

民警询问后,濮婷婷坦言:“两个孩子被抓获后,被关在地下室7天,然后打电话给郑智现,把孩子卖给了福建。”

阿宝好长时间没有回答,只是摇了摇头,当警察问他时,阿宝说:“不在了……”

事实清楚,证据确凿,蒲际建带着村里的廖定杰,带走了赵家兄弟,又毒死了肖雪琴。

我的妻子和妹妹得知妹妹已经不在我们身边时,哭得通红,她心中曾经最后的一丝希望现在只剩下绝望,希望法律能惩罚犯罪分子。

然而,赵代富发脾气,不再接受采访,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有一次,据村民说,他试图自杀。

民警出警后,很快将廖定杰抓获,接下来需要他补充通关,以确保蒲际建没有撒谎。

于是,廖定杰从头至尾讲了这个故事,第一次是在1994年7月12日,因为缺钱,所以他去了蒲三娃借钱。

蒲际建先是说自己没有钱,然后鼓励廖定杰一起卖给孩子赚钱,一个孩子至少几千元。

肖雪琴进屋后,被蒲际建和廖定杰殴打,是溥仪拿起了杀人武器,才冲进永勇和宽宽。

廖某某、蒲某某抓获赵家兄弟后,将其关押在地下室7天,并与郑志现进行了线下联系。

警方经过100多平方米的挖掘,终于找到了证据链中的最后一个环节,蒲际建、廖定杰、郑智现都在等待。

在警察的帮助下,永勇找到了远在北京工作的弟弟赵永宽,拍下了照片,发现了宽宽,两兄弟都在流泪。

2013年4月19日,赵家兄弟与父亲聚餐,原本幸福的家庭被贪婪的人贩子摧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