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新时代荡气回肠的新边塞诗

如何真实、全面、精准地反映二十多年来河北援疆人的工作实绩,尤其是河北人“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奉献”的援疆精神?电影《情满天山》将二十多年中几代河北援疆人的精神浓缩在以乔建华、乔小山父子两代人的命运故事中加以艺术呈现,可谓匠心独运,构思精妙。

影片讲述了第一代援疆“拓荒人”乔建华,在兵团战友阿尔斯楞为救自己献出年轻生命之际,毅然担负起抚养战友遗子巴图的使命。此时远在秦皇岛的妻子因煤气中毒去世,乔建华怀抱巴图从四千公里之外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二师种羊培育站”赶到秦皇岛家中,而刚刚失去母亲的儿子乔小山见到父亲带回一个“巴图弟弟”,顿生“仇恨”,直到乔小山大学毕业走上工作岗位之后,执意要远离父亲而报名加入了援疆工作队。

影片采用“套层结构”,并巧妙运用双线平行“蒙太奇叙事”,以乔小山作为第一叙述者,以他的个人视角、亲身体验直到脱胎换骨成长为一个真正的援疆人,实现了“叛逆性格”的大反转,收获了成长、收获了爱情、收获了人生与事业的双赢。“了解父辈那一代援疆人,是从踏上新疆这片土地开始的。”乔小山通过自己的援疆经历,终于走进了父辈的情感世界,理解了自己从童年时代就一直深深“仇恨”的父亲博大的情怀。

二十多年前乔建华谆谆教诲养子巴图、亲子乔小山背诵学习王勃边塞诗的历史镜头,与二十五年后乔小山不厌其烦地教授小哈力克背诵王勃边塞诗的现实场景,互文互情,张力无限。当影片套层结构中多处响起王勃的《送杜少府之任蜀州》时,主人公每一次的深情吟诵,都会引发观者情感的共鸣,并不断蓄积、升华。影片尾声时,老年乔建华在生命垂危之际,执意要回到令他梦魂牵绕的天山脚下,养子巴图深解父心,毅然陪护父亲来到乔小山结亲的霍拉山村。我们看到坐在轮椅上的乔建华向儿子乔小山吃力低语说出“对不起”时,小山满目泪水与父亲紧紧拥抱在一起。

新疆是一个多民族文化共存的区域,推广普及普通话是促进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基本需要。影片通过援疆工作队几代人接续努力,不断推动普通话的普及工作,促进了边疆地区经济社会、农牧业科技现代化、精神文明建设全面发展。但是,在这个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漫长生活岁月中,也会出现因踫撞、误解而产生的许多笑话、笑料,成为表现多民族文化融合电影作品中的“喜剧”元素和桥段。因而“喜剧式”呈现多民族文化融合过程中的真实生活样态,成为这部影片最突出的审美特征。无论是二十多年前的“乔干部”,还是二十多年后的“乔干部”,在维、蒙、汉民族文化交流融合中,都出现过众多令人捧腹的“喜剧”场景,尽管都带有特定历史年代、生活环境的印迹,但在审美本质以及戏剧性因果关系上却都是一致的。

乔小山作为援疆干部人才,跟随霍拉山村驻村确杰走进肉孜坦木大叔和沙代提大婶家,就先吃了一个“下马威”。因小哈力克的父母在城里打工,好心的肉孜坦木便将弟弟的俩儿子领回家中,老婆不满丈夫的大男子主义,吵架之余,便把气都出在初来乍到的“亲戚”(当地人称结亲帮扶的汉族干部为“亲戚”)乔小山身上。乔小山独自坐在月光下,不禁感叹这“往后的工作可怎么做呀!”工作队领导的高标准工作要求,父亲让他寻找失散战友的重托,让乔小山压力山大。

影片切回到二十多年前,学畜牧兽医专业的乔建华来到农二师受到最高礼遇,连长阿尔斯楞牵来草原上最好的坐骑迎接他,草原上一位长者向他敬献哈达。“拥有一锭金子,不如拥有一两知识。”经过岁月的磨砺,乔干部练就出鹰一般的执着,整个身心融入到兵团建设者的行列,顽强地改变着因循守旧的习俗,优化改良土尔扈特部东归时带回的欧俄品种与本地羊杂交而成的黑头羊种群,受到当地农牧民和兵团战友的赞赏,尊敬地称他为“乔老师”“乔专家”。这一切都是在彼此文化、思想、观念的踫撞中,以“喜剧式”交锋、交融完成。

在历史与现实的蒙太奇镜头切换中,我们看到乔小山为落实确杰的任务“监督”肉孜坦木大叔写检查,并在全村大会上登台检讨,向沙代提大婶道歉。两位尔族老演员的本色表演,亦庄亦谐,大叔半生不熟的普通话,大婶一口地道的尔族生活俚语,小山游刃于二人之间,创造了“非此莫属”绝佳的“生活喜剧”效果。

影片为我们倾情讲述了河北援疆人温暖细腻、凄美而又崇高悲壮的故事。片尾字幕推出“西出太行八千里,冀疆真情满天山”十四个大字,定格在高远神圣的天山及美丽辽阔的巴音布鲁克草原背景上,抒写出一首新时代荡气回肠的新边塞诗。